互聯網是一個魔瓶,當興奮的人們打開魔瓶,讓一個又一個精靈從中爬出的時候,那下意識的驚駭與愕然,定格成這樣一幅畫面,“我們在製造著怎樣的生活哪!”
看不見的手
如果你是個網民,卻連一個“網絡紅人”都不知道,不用問,你必定是落伍了。
即使你不泡論壇,“網絡紅人”的驚人言論和清晰美圖也有可能出現在朋友發送給你的郵件裡。通過博客、論壇、即時通訊工具,“網絡紅人”們以計算機病毒一樣的傳播速度一夜竄紅,稱霸一方。
 
在金錢名利的指引下,我們被捲裹在互聯網的漩渦裡往前走,跟隨著人類的本能,放大著自己的慾望。為了名利沒有什麼不能放棄,明天出名太晚,我們要的就是現在。靠公開隱私,靠裸露,靠大膽,“網絡紅人”們以光速闖入了我們的視線。
 
合作和背叛在“網絡紅人”的背後,有一些“看不見的手”操縱著紅人們的生生死死,浮浮沉沉,他們就是網絡推手。
網絡推手,又名網絡推客,或者叫網絡策劃師,是一群懂得網絡推廣並能熟練應用的人。他們就像活躍在論壇裡的普通網友一樣發貼、頂貼,不同的是他們的動作不是興之所致,他們讓現實中的普通人以極快的速度紅遍網絡並且從中謀得巨大的利益。
也許是深諳其道,一開始網絡推手們都安安靜靜地待在“網絡紅人”的背後,默默地出謀劃策或實施。後來,越來越多的推手們不滿足於只站在自己所製造出來的紅人們背後,紛紛走到了台前。
 
2007年年初,一個叫梅香的鄉村女教師進入了人們的視線。百泉村是一個位於太行山深處的行政村,全村又分為十幾個小的自然村,梅香所在的石門便是其中一個。16歲初中畢業後,王梅香成了自己所在村小學惟一的老師,她一個人支撐了這個學校6年。
梅香的事跡和照片在網絡中廣為流傳,各大論壇爭相轉載,網友們紛紛回帖:“人美心更美”、“向她致敬”等。眾多的溢美之詞不斷落在梅香的身上,她還被人們稱為“中國最美的鄉村女教師”。
2007年7月,梅香再次進入人們的視線。依然是各大論壇爭相轉載,網友們議論紛紛,不同的是,這次是一篇帖子把她置於是非之中。
7月19日,一個名叫“女巫的淚”的網友在河南安陽水冶論壇發佈了一個驚人的帖子—《我製造了中國最“美”深山女教師》,自曝內幕稱梅香這個由 她製造出來的最美的深山女教師,卻辜負了她和許多支持、關注梅香的網友:虛報捐款、把社會愛心人士的捐款視為個人補助、接受的所有捐款和物品都已歸為己有 等等。而“女巫的淚”,正是該論壇嘉賓熱線梅香版面的版主,正是這個論壇捧紅了梅香。
一個自稱將梅香推上“網絡紅人”寶座的人,為什麼會突然反目做出對其“作品”截然相反的評價?而在深山裡默默工作7年多、曾被列為2006年度感動安陽候選人的王梅香,是否真的在名利面前放棄了榮譽和美好的理想?
這些問題的答案我們不得而知,但是,通過梅香事件,“網絡紅人”和幕後推手們錯綜複雜的關係也浮上了水面。
 
下一個是誰
如果你真沒聽說過網絡推手,你一定聽說過“網絡紅人”。沒聽說過陳墨、浪兄,你一定聽過天仙妹妹和芙蓉姐姐。網絡推手和“網絡紅人”,前者成就 了後者,後者成全了前者。沒有網絡推手的蓋世神功,就沒有“網絡紅人”們的紅極一時。沒有“網絡紅人”的“天生麗質”,也就沒有網絡推手們的展示空間。
 
紅人背後的推手規則也進入人們的視野。走紅,除了靠本人條件外,還需要平台,這平台或靠專人炒作,或靠網民自發炒作。
楊軍(網名浪跡天涯何處家,被網友稱為浪兄)是一位成功的網絡推手。2005年8月6日,旅行中他認識了一位美麗的羌族少女,浪兄很快將這個漂 亮姑娘的照片貼到了網絡上一個汽車論壇裡,並給她起了個名字:“天仙妹妹”。沒想到跟帖者甚多,網上反響非常熱烈。於是備受鼓舞的浪兄又多次駕車數百公里 跑到羌寨,專程找她拍照。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天仙妹妹”飛速在網上竄紅,無數以“天仙妹妹”作為主題的論壇帖子,點擊率常常突破數十萬。
 
這種熱度很快就感染了現實的空氣,“天仙妹妹”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了大眾媒體關注的焦點,在遠離羌寨的大都市中,天仙妹妹的照片頻頻出現於各大報紙,她的人氣已經不亞於任何一位演藝明星。而無數樓盤、廣告商的簽約邀請也隨之紛至沓來。
短短一年光景,浪兄打造了一個灰姑娘的童話。截止到2006年5月,天仙妹妹的收入上升到200萬元,給自己和姐姐在成都買了房,還把父母從山裡接了出來。
 
接下來,浪兄又趁熱打鐵推出“非常真人”漫畫組合,找來幾個在夜總會唱歌跳舞的“北漂”,用誇張的肢體表演來針貶時弊,由他拍攝成多格漫畫加旁 白貼到網上。“非常真人”漫畫組合,在網上點擊率達千萬,獲德國最具娛樂博客大賽一等獎。那幾個“北漂”菜刀妹、馬桶哥、金鏈子等,都成了網絡紅人,聯 想、立頓、中國移動都找他們做廣告。緊接著,他們集資拍了部電影《非常真情》,目前已拿到了放映許可證。
 
網絡推手自有其道,浪兄曾這樣總結個人經驗:“你貼兩幅圖就不貼了,肯定沒戲,你必須要幾個月的堅持”。號稱不小心炒紅了天涯網站的陳墨也有自 己的絕招:“平衡非常重要。如果是一個相對負面的人物,批判言論多,我們就會組織寫手挺一挺他,同時刪除一些攻擊性的言論;而追捧的人多了,我們就會找點 兒人來罵罵他,讓雙方形成一種相持的局面,這樣才能長紅於網絡,不斷出新故事、新熱點。”
 
網絡造星,因推手的介入,商業利益的凸顯,成為網絡時代的一幅浮世繪。網絡造星已經成為了一種產業景象,從服務、宣傳、銷售到團隊建設無所不有。
現在已經成為天地雄心影視藝術中心的總經理的楊軍,也許正坐在北京CBD商圈的寫字樓裡盤算他的下一個目標是誰。
從良的宋江
與頭髮一根根豎著,言談舉止透著張狂的浪兄不同。瘦瘦的身材,與浪兄齊名的陳墨更像一個普通的上班族。
如果說楊軍在主流媒體前對於其商業動機的透露是遮遮掩掩,陳墨對自己的商業目標則大膽坦率。用3萬賺1000萬是他的目標,也是他炒作自己公司的一個手法。
 
陳墨的公司叫《陳墨網絡營銷顧問有限公司》,為客戶提供“病毒式”網絡炒作營銷公關,也就是網絡公關和網絡廣告。
陳墨本名叫邢念慶,用他自己的說法,陳墨是他做攝影師時給自己起的一個藝名,後來才成為了網上的ID。由於和本名不符,在註冊《陳墨網絡營銷顧 問有限公司》的時候還遇到了一點麻煩。工商局認為“陳墨”是一個人名,此番註冊有搶奪別人名字的嫌疑。陳墨只好把“陳墨”解釋成陳年的墨水,才勉強過關。
 
從幕後走到台前的陳墨形容自己是“從良”的宋江,從一個“網絡暴民”變成了合法的營銷公關。他一點也不忌諱自己曾經的“網絡暴民”身份,反而認為這是他最大的優勢。中國的網民從日常生活的壓抑到在網絡上的肆意爆發,有著比國外網民更加肆無忌憚的風格。
 
比起自己的競爭對手,陳墨認為即使是世界知名的老牌公關公司也不見得瞭解中國網民。陳墨的口號是:“我們出身互聯網,我們瞭解互聯網!”他認為只有從網絡中走出來的人才瞭解網民,能夠很好的把握網民的心態。
 
對自己的公司陳墨很有信心,開業至今公司一直是盈利的。原有的9名員工已經不夠用了,公司現在的重點是招聘。
陳墨的公司位於北京南城一個普通的小區,由於周圍沒什麼顯著標誌,想找他的人都要費一番功夫。招聘的時候,很多人一聽公司的位置都不願意來。為了公司的發展,也因為空間滿足不了人員擴充速度,陳墨決定搬家。
 
當初租這間房子的時候,陳墨的公司只有2個人,他也只簽了半年的合同。因為他堅信自己在半年之後一定會搬家,如果沒有達到這個目標就是不成功。
 
同在網上宣稱的一樣,陳墨有信心把公司的資本從3萬元變成1千萬,只不過這個時間從網上的1年變成了3年。與“浪兄”楊軍不同的是,他的客戶對象是企業級用戶,不接受個人客戶。
 
“我們希望做中國最好的網絡策劃機構,如果成天做芙蓉姐姐的話,我們成不了這樣的公司。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幾個500強客戶而不是做幾個芙蓉姐姐。3到5年之後,我希望我們成為中國公關公司或者網絡營銷的10大公司之一。”陳墨道。
即使雄心勃勃,陳墨也清楚地知道來找他的客戶都有自己固定的公關公司,只是把業務切出一塊交給他們。目前客戶在網絡上投入的份額大概是10%,但陳墨相信這部分份額會增長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