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媒體企業,尤其是作為一個B2B的媒體,按照舒爾茨的理論營銷就是傳播,媒體最本質的東西其實也是信息的傳播。所以我們站在媒體這個角度談中國營銷。
 
中國的媒體與營銷
如果從營銷30年來講,從最初到1994年這段時間,幾乎媒體都屬於我們認為的喉舌,大 家強調它是一種教育的功能、認識的功能。這個時候強調的是戰鬥力,而不重視或者忽視產業性和生產力的功能。在那個年代,由於是計劃經濟,只能是這樣的方 式,而且媒體的體制往往是事業單位,社會效益是最高準則,因為這種體制和計劃經濟體制是相符的,所以在這樣的條件下,即使你是一個經濟類財經類媒體,也只 是傳達自己行業的東西。
 
1994年的時候,出現了一種新的情況。這個時候已經提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架構這樣一 個框架,既然要建立市場經濟,原先的體制就不太匹配,而且那個時候已經實行了事業單位的企業化管理,也就是國家的媒體除了極其個別的像新華社、人民日報、 央視這樣的以外,其他的雖然仍是事業單位,但財政不再給你錢。所以在這個時候,雖然媒體還是國家傳播的體制沒有改變,還是喉舌,還是事業單位,但是要向市 場化靠攏。這種趨勢有了,還需要理論上的突破,但那個時候還沒有實現。《銷售與市場》就是在這個時候誕生的。《銷售與市場》的前身是一個機關刊,在市場經 濟條件下,轉型為市場經濟來服務。
 
我們做刊的時候,首先考慮的是如何符合市場經濟。我們感到,刊物應該是一個市場的主體,應該是一個企業。所以我們從《銷售與市場》辦刊開始就把它當成一個產品,一個企業去經營。我們邊做邊學習,把西方的理論引進過來,按照做企業的方式來運作期刊。
 
那個時候,概括起來就是“三力”:產品力,產品要打造好;銷售力,酒好也怕巷子深;還有 就是渠道。《銷售與市場》是最早走書報亭、走二渠道的,當時這一類的刊物多半都是走的主渠道——郵發。到現在為止,應該說所有的刊物裡我們的渠道做得是最 好的,有300多個城市,有三四萬家終端。
 
我們現在做的是把產品力打造起來,因為產品是營銷的基石。把產品打造好,就涉及到要實行 一種過程、方法和細節的方式。過去做的是我會什麼我辦什麼,不是根據讀者需求,而滿足讀者需求是市場經濟最核心的,要滿足這些東西,我們就要改變辦法。別 人講成功只講結果,而我們講成功是講整個過程。講了過程以後,可能涉及一種個案,可能就還原到一個方法,提煉成方法,我們還注重細節。這些東西圍繞著企 業,按照現在的話就是滿足企業的需求,從這方面把產品力打造起來。